第二章 Elementary, my dear bug.

    第二章 Elementary, my dear bug.

    博士:新一,他真的不是优作安排过来的?

    柯南:我问过老爸,他真的不是。不过确实像,看起来真的像是另一个我。某种意义上,除了某些癖好和他的精神状态,真的就像照镜子一样。

    博士:也许他就是真的新一,而你才是镜子。

    柯南:别闹了博士,我老妈都这么打趣过了。

    柯南:对了,博士,我要的那种分身电话能做出来么?我和他用两个手机,但是共用一个号码。这个看电影里好像不是太困难。

    博士煞有介事地端出一个托盘,托盘上放着一个手机。不仅有手机,银制托盘上,放着一张纸条,优雅的斜体英文上写着手机解锁密码。

    博士:当当~,看看我的杰作,多功能监听指示手机。在你原来手机的基础上加入了监听功能。

    博士把高档托盘放到地上,拿起手机,打开翻盖,举到柯南面前。

    博士:看这里,我更换了手机整个键盘面板,新一,你来看看,和你之前的有什么区别?

    柯南接过手机,仔细观察。

    柯南:看起来没什么区别。

    博士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博士我运用了最新的工艺,给这里做了微米价格的开孔处理。你同时按这两个按键,当当~隐藏在面板后面的指示灯就会通过开孔显示出来。

    柯南:这有什么功能?

    博士我在那个新一的手机上留了后门,他在用那个手机通话的时候,你开通监听功能,这个就亮起红灯,而他没有通话,指示灯就显示绿色。

    柯南:就这?不能录下的聊天记录和通讯的对象么?

    博士:新一,你以为这里是科幻小说的世界么?你知道不知道你说的功能需要什么级别的储存媒介,需要什么速度的通信网络。你看看你现在手机才能存两百个邮件,你觉得录下来要多少内存。优作的笔记本电脑都不够用。

    博士:而且,光是现在的功能,就十分耗电了。我给那个新一的手机换了现在民用市场上电量最大的电池,他的耗电还是比常人快一些。到时候他发现不正常了,还需要我豁出老脸来给你擦屁股。

    柯南:那这个指示灯有什么用?

    博士:这还用我说么?你想用新一的身份在和小兰通电话,就可以用这个功能看看他是不是在通话了。这样你就可以和小兰煲电话粥了。

    柯南:这样,还真是,真是太谢谢你了,博士

    柯南:可是,如果我和小兰通电话的时候,他开始用手机了,怎么办?

    博士:你以为我没有想到这个问题么?我可是博士。当指示灯开始频闪黄灯,就说明他在拨号。我给那个新一的手机调了一下程序。他手机按下拨号键后并没有真的拨号,而是过了五秒钟才正式开始拨号,这样你就有五秒钟的时间来准备。

    柯南:博士你还想的怪周到的。

    博士:当然了,我可是博士。

    柯南:可是博士,我打电话的时候怎么看指示灯。

    博士:额。

    博士取回手机。

    博士:手机明天给你。我晚上给你加个震动功能,他开始打电话的时候,你的手机就回震动。

    ----------

    新一:系统,我觉得你身为一个系统,不能给我增加魅力值,不能给我增加武力值,不能给我增加任何buff。只能在我考试的卷子上有那么一些帮助,而且还答错了。这衬衫价格明明是九磅十五便士。你回去反思一下吧。

    系统:我给你提供任务。

    新一:没有可以预期方便计算奖励,不给任何数字定量的经验,也没有给人一种明显让人心疼的熟练度,甚至没有给一个虚无缥缈的小奖杯装饰的成就。这叫任务?我们人类一般换这叫人生。

    系统:你不杀掉工藤新一怎么知道没有这些。

    新一:怪不得琴酒心累,原来是任务链出问题了。

    系统:你不杀掉工藤新一怎么知道没有这些。

    新一:早上门口碰到的女人似乎是干妈。

    系统:你不杀掉工藤新一怎么知道没有这些。

    新一:你这系统真是个bug呀。

    新一:我昨天看你的代码,里面有一行//I'm sorry.

    系统:你不杀掉工藤新一怎么知道没有这些。

    新一:你够了啊,系统,别哔哔了

    系统:你不杀掉工藤新一怎么知道没有这些。

    新一:你特么知道人类的本质么,傻逼

    系统:你不杀掉工藤新一怎么知道没有这些。

    新一:正道的光照在了大地上把每个黑暗的地方全部都照亮

    系统:好了,别唱了,我闭嘴。

    新一:我不仅会唱,还会跳,还会rap,还会篮球。

    系统:吹,接着吹。平成的福尔摩斯。

    新一:我不仅会吹,我还会拉。我可是手风琴十级表演艺术家。Nobody knows elementary better than me.

    系统:你应该说真相只有一个。

    新一:是吧,我也觉得有点东施效颦的意思,过于直白了。那么这样,我们做一下解构--没有人比我更懂平成。

    系统:平成?父义,母慈,兄友,弟恭,子孝,内平外成。有什么内涵?

    新一:乃赐令和珅自尽。

    系统:您给我们大伙说说。

    新一:Elementary, my dear bug.解构,解构懂么?令和,令和呀。

    系统:嗯?

    新一:初春令月、气淑风和。

    系统:这样啊!

    新一:翻译过来,就是说,春天的风真舒服。

    系统:然后呢?

    新一:继续解构,继续解构。

    系统:怎么说?

    新一:今天的风好喧嚣。

    系统:去你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