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希望之花

    对于这种事情,明槐已经很有经验了,说实话这大高个肯定不会信。

    根据过往的经验,每一次看似是麻烦的背后一般都会隐藏着对于明槐来说更加麻烦的东西。

    也就是所谓的……“机缘”

    而这时候,肯定是得给对方一个非常恶劣的印象,让他觉得自己狂妄无知,完全不适合继承这机缘才行。

    这一招,明槐称其为……自爆流,与另一门祖安流并列,除了极少数抖m的绝世高人以外,无往不利。

    想着,他沉声开口。

    “没想到这都被你看出来了,好吧,我摊牌了,不装了,我确实是个高手,纵横江湖十八载,杀尽仇敌,败尽英雄,天下更无抗手,生平求一敌手而不可得,寂寥之下隐居在此,成为了一个普通高中生。”

    刀疤脸听到这句话,瞳孔猛的微缩,退后半步。

    你退后半步的动作是认真的吗。

    明槐淡漠的眼神中罕见的出现一抹诧异。

    这话拿去骗鬼鬼都不信吧。

    纵横江湖十八载,老子今年也才十八,刚出生就拿脐带绞杀了两个人吗?

    刀疤脸的表情越发的凝重,将肩膀上的木乃伊放在地上,摆出了一个武术架子警惕着明槐。

    “古武界我从来没见过你这号人,不知阁下师承何处?”

    “张大炮。”

    刀疤脸在脑海中仔细的回忆,但却没有任何印象。

    “不知前辈在何处修行?”

    “不远,就在这附近,步行十分钟到明台一中教师办公室里,一眼望去最秃的那一个就是了。”

    刀疤脸面色一滞,思考片刻后认可的点了点头。

    “原来如此,我懂了。”

    大隐隐于市吗,不像其余武者一样在深山宝地中修行,反而隐于红尘,教书育人磨练心性,果然是高人,刀疤脸心想。

    畜牲!你懂了什么!?

    明槐嘴角微抽,这家伙好像是那种最难对付也是他最讨厌的类型。

    难道我身上的降智光环开始起作用了?

    面对这种缺根筋的智障还是不要绕弯子比较好。

    “听着,我只是路过而已,你们要做什么都不关我的事,请你让一让,我要回家。”

    刀疤脸眼中闪烁着精芒,对着明槐欠身抱了抱拳。

    “如此甚好,那你我二人井水不犯河水。”

    说着侧过身让出了一条路。

    明槐轻呼了口气,抓着书包的背带缓步向前走着,不过就在他即将路过刀疤脸时,异变突生……

    那刀疤脸突然爆起发难,右手一拳破空轰出,不过随后瞳孔微缩,因为这一拳过于紧张,用力过猛,脚下突然一个打滑整个人结结实实的摔在了地上。

    轰!

    地面微颤,脸部着地。

    豁,看着都疼,明槐的脸上露出了吃痛的神色。

    刀疤脸猛的从地上跳起来退离十几米,他擦了擦鼻子上的血迹,冷笑一声,一副已经看穿了一切的样子。

    “呵,果然如此,你也在警惕我吧?从一开始你的目标就是“天人”对吗?”

    说着,咧开嘴角。

    “是不是很疑惑为什么明明你伪装的这么好还是暴露了。”

    没等明槐回答,他又自问自答道。

    “第一,你这样的高手在这个时候刚好路过这里,这未免也太巧了一点,第二,你刚刚看向“天人”的视线虽然隐藏的很好,但还是被我注意到了。”

    注意你个头啊!不要以为所有人的xp都跟你一样啊喂!

    明槐嘴角微抽,无奈的开口。

    “我真的就只是个不会武功的普通高中生。”

    “呵,事到如今还打算装么,你的演技还真的是拙劣啊。”

    刀疤脸不屑的冷笑一声,直接从怀中掏出了一颗红色的小药丸直接丢到嘴里,咧嘴一笑。

    “这是燃血丹,可以燃烧我全身的精血提升三倍的战斗力,就算你的实力在我之上,这个状态下的我你根本毫无胜算!”

    接着,他全身的皮肤开始变的通红,如同开二档的路飞一样冒着丝丝热气。

    事情好像越来越麻烦了,明槐一脸生无可恋的歪着头。

    “你们学武的应该是需要智商的吧,毕竟要认穴道筋脉啥的……”

    “现在对我阿谀拍马已经晚了!”

    明槐气息一滞,缓缓打出一个问号。

    “蛤?”

    轰!

    刀疤脸脚下猛的使力瞬间在地面踏出蛛网壮的深坑,挥舞着拳头如同音爆一般猛冲过来。

    但就在拳头即将轰击在明槐脸上时,他猛的停滞了下来,狂风吹拂着明槐发丝飞舞。

    深邃的眼眸隐藏在一片阴影之下,整个人仿佛被按下了时间静止键一般停滞在原地。

    下一秒。

    噗~

    刀疤脸的眼口鼻七窍喷涌出鲜血,整个人无力的爬倒在地上,而右手则保持着刚刚那个姿势指着明槐,全身上下各个毛孔都溢出了鲜血,在他身下形成了血泊。

    “你……还说你不会武功……”

    他颤抖着艰难说出这么一句话,随后彻底失去了意识……

    静——

    明槐尬住了,他看着倒在自己面前的不停流淌着鲜血的刀疤脸,黑着脸。

    明明是你自己磕药瞌的,关我屁事啊!

    你就不会用你那不发达的脑子好好想想,能提升三倍战斗力的东西怎么可能一点副作用都没有啊!

    轻叹了口气,好吧,降智光环或许是一部分原因,但他是真的蠢。

    这种情况他已经习惯了,初中的时候有几个同学在班上传他的谣,试图孤立自己。

    但第二天他们就在上课的时候由于肚子不舒服当场拉稀,社会性死亡,第二学期就转走了。

    他不觉得这是什么幸运,与其说是幸运,倒不如说是某个幕后黑手在凭着自己的主观意识在庇佑自己。

    这种幸运毫无意义可言,这古怪的金手指总会不可控的违反自己的意愿影响或者伤害周围的人或者事物,有时甚至会伤害到他自己。

    要是失控,他觉得会有很糟糕的事情发生。

    他从怀中掏出一架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不一会儿,电话接通了。

    “歪,官府嘛,我要报官,我这里有个人磕药自杀了。”

    “对了,还有一个被那个磕药的打到昏迷生死未卜。”

    “蛤?家庭纠纷?殉情?不不不,两个都是男的。”

    “啥?也不是不可以?emmm,反正你们来看看吧,在明台一中附近的明东小路上,他们就在大街上,还是很明显的。”

    “我?我只是个路过的假面(划掉)普通高中生而已。”

    嘟~嘟~嘟~

    “呼~”

    做完这一切轻呼一口气,抓着书包带继续往前走着,不过走了几步乎的停下了脚步。

    他转过头看向之前被那个刀疤脸随手放在地上的绷带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