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搬走

    周怀山低着头,深吸一口气,弱弱道:“闺女,要不你也打几下消消气?”
    周青气的翻白眼。
    当众打爹吗?
    一群家长暴揍完娃之后,在各自娃的哭诉声中明白过来一个真相。
    自己家娃是被周怀山和周平吸引过来的。
    所以,自己家娃不是不听话的坏孩子。
    众人愤怒的看向周平。
    周平才迎接了一顿暴揍,此刻迎上这么些愤怒的目光,小腿一颤,不由向后一缩,“都看我干吗?”
    族长冷着脸看周平,“村里强调过多少次,不许到后山玩,你为什么来?要不是你和你二伯来,他们能跟着过来?知不知道这有多危险!”
    周平......
    他是时刻谨记,不能到后山玩。
    可从家出来,二伯一路都在叨叨那些好吃,背篓里烧鸡和肘子的香气又直往鼻子眼钻。
    那香气不光钻鼻子,估计早就进脑子了,他哪注意到自己走到哪去了。
    而且!
    你们不怪陪我来的大人,为什么怪我一个孩子!
    我还只是一个孩子啊!
    周怀林抬脚朝着周平屁股踹了一下,“以后不许再来后山。”
    周平委屈巴巴点头,朝周怀山看去。
    周怀山......
    “那个,林子,你别打他了,都是我,是我要来这里的。”
    周怀山那张老实巴交的脸,配上这真诚的语气,谁会信他这话!
    明显就是在给周平开脱。
    “二哥,你别护着他,这后山危险,不教训教训他让他知道厉害,以后让狼叼走就晚了。”
    周怀林扬手又给周平后脖颈子一巴掌。
    周怀山眼皮一跳,忙拉住周怀林,“真的是我,我在家呆着憋闷,才让平子带我出来转转的,你别打孩子了。”
    好汉做事好汉当,纨绔也是很讲义气的。
    只是这话从老实人周怀山嘴里说出,大家看他的目光,就越发同情了。
    周怀山多榆木疙瘩的人啊,怎么会在家呆着憋闷呢。
    一定是被王氏和孙氏欺负的没法待。
    那一背篓吃的就是证据。
    所以,孩子们到后山玩的根本原因,就是孙氏和王氏。
    一群人,浩浩荡荡回村,直奔老周家。
    老周家。
    沈励将马车赶回之后,惦记着周青,停了车便出来。
    周瑶将车上周青买的红纸抱下,正往二房走,被后面过来的孙氏一脚踢的向前踉跄几步,跌倒在地。
    膝盖被磕破皮,周瑶疼的眼泪直冒,不过,饶是如此,她硬是死死抱住了那卷红纸没落地。
    “奶,你干嘛!”
    周瑶一手抱纸一手撑地站起来。
    孙氏朝着她啐了一口,“没良心的小王八蛋,自己吃独食不懂得孝顺长辈,怀里抱得东西给我。”
    今儿早上的臊子面,就是她心头过不去的一根刺。
    打不到周青,打了周瑶也好出出这口恶气。
    孙氏说话的功夫,王氏将车上的一个大筐搬了下来。
    “娘,这里面是白面和肉。”
    大筐落地,王氏拖着筐就朝正房走。
    这么些肉,等远哥儿回来,能好好给孩子补补了。
    周瑶忙去拦她。
    “大伯娘,这是大姐的东西,咱都分家了,您这是做什么!”
    周瑶伸手去拉那筐,背后孙氏一把拽住她的头发,“我是你奶,你大姐的怎么了,还没嫁人,她的就是老周家的!”
    周瑶吃痛,慌忙护住自己的头发,怀里抱着的那卷红纸便落在地上。
    孙氏抬脚将纸一脚踢开。
    看着一卷红纸被踢的散开许多,纸上又磨损了不少,孙氏这才觉得心头一口恶气散了些许。
    松了周瑶,转头朝骡子车走去。
    车上还有几个大筐,管他什么,都先搬到正房再说。
    指望那几个没良心的王八蛋孝顺,还不如自己动手。
    周瑶心疼那卷纸,也着急被王氏拖走的筐,孙氏一松手,她立刻奔过去将纸抱起,又去追王氏。
    王氏膀大腰圆,周瑶哪里撼动的了她,被王氏一推就跌倒了。
    “你少多管闲事,你都说了,这是你大姐的又不是你的!”王氏瞪了周瑶一眼,拖着筐就走。
    眼看着孙氏又搬了个大筐下车,周瑶急的直哭。
    “奶,大伯娘,那是大姐的东西,大姐的东西。”
    然而,孙氏和王氏没人理她。
    周瑶眼见自己拦不住,哭着便朝外跑出去。
    一出去,远远的看见有一片火把靠近过来,周瑶擦了把眼泪跑过去。
    赵氏领着周平走在人堆儿里,几次想问周怀林字卖的如何,可惜身边人太多,总不得机会。
    正走着,看见一个人影跌跌撞撞奔来,赵氏心头一跳。
    知女莫若母。
    纵是离得远,她也认得出来。
    那是她瑶儿。
    松了周平的手,赵氏立刻从人堆里跑出去,“瑶儿?瑶儿怎么了,出什么来事了?”
    她这突然的动作吸引了人群。
    周家的人连忙跟上赵氏朝周瑶跑过去。
    周瑶上气不接下气。
    “大姐,大姐不好了,你带回家的东西,都被奶和大伯娘抢了。”
    众人......
    果然如此!
    周怀山果然是因为在家待不住才出来后山的!
    人群愤怒的移向老周家。
    等到族长带着众人到了老周家时,孙氏和王氏早就把车上的东西搬了个空,娘俩正拿了一条五花肉,准备做肉臊子面。
    “娘,一会儿就算是青丫头闹,您也别怕,没听说过儿孙吃肉爹娘吃糠的,就算分家了,她也不占理!”王氏和着面絮叨,“这是她理应孝顺您的。”
    听到外面的动静,孙氏道:“你去看看,是不是你爹和海子回来了,给他俩打水先洗洗。”
    今儿周青和周怀林前脚一走,周秉德和周怀海就去了镇上。
    一是问问周远何时学里放假,二是给周远的先生置办中秋节礼。
    早些置办还能便宜些。
    王氏应了一声,放下面团出去,一出厨房入目就看到院里站了黑压压一片人。
    当前便是周家二房和三房。
    她出去那一瞬,周青的目光从骡子车上挪到了她身上。
    王氏......
    眼角一抽,“娘。”
    王氏一声娘叫的颤颤巍巍,孙氏还以为是出了什么事,忙也出来,“怎么......”
    话没说完,声音便被眼前的情形给生生截断。
    “我车上的东西呢?”周青立在前面,盯着孙氏和王氏道。
    王氏......
    孙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