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不入门

    曹苗愣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曹休那么大的军事行动不可能是他一个人决定的,必然要上奏朝廷,再由朝廷批准行动方案,下诏各州配合。
    陈留郡属兖州,收到诏书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曹苗很想问得仔细一些,但他自己心里清楚,这些具体的细节不是他能问得明白的。中国影视剧中靠谱的历史剧有限,而历史书也缺乏足够的细节,像他这种非历史专业的演员是不可能真正搞清楚的。
    这种事,还是曹植最明白,但他又不能让孙浩直接去见曹植。他以身患狂疾,不问世事的形象示人,也不太适合过于关心这一类过于严肃、正经的问题。
    曹苗强捺心中疑惑,故作淡然地说道:“如此一来,令尊又要忙于案牍,无暇修行了。”
    “是啊。”孙浩深以为然,再次拱手道:“家父担心王子经过陈留时,未必有机会向王子当面请教,是以遣在下来问候王子,陪王子同行。若能得王子点拨一二,也是机缘。”
    曹苗笑笑。“令尊公务缠身,修身是不太方便,却不碍修心。只要心如磐石,八风不动,又何惧雷霆雨露,风吹雨打?”
    孙浩含笑点头,说道:“王子高明。”心里却没当回事。这种套话,谁不会说?场面上的寒喧之辞罢了,不必太放在心上。
    曹苗见此情景,没有多说。孙浩年轻,对修仙的兴趣未必有孙邕那么浓厚,多说无益。
    “令尊如今一坐几个时辰?”
    孙浩微怔。“几个时辰?”
    曹苗微微蹙眉,不悦地看着孙浩。孙浩见状,心中发虚,连忙说道:“呃,家父……通常只有半个时辰左右,若有闲暇,无俗事分心,能坐到一个时辰。”
    曹苗点点头,闭上嘴巴,再也没有说一句话,但眉宇间淡淡的失望却逃不过孙浩的眼睛。孙浩越发不敢多问。他对修仙也感兴趣,却不像父亲孙邕那样痴迷。平时也静坐,可是时间更短,连半个时辰都没有。看曹苗这神情,他也不好意思说,生怕被曹苗笑话。
    两人沉默对坐。
    孙浩坐立不安,几次想开口,见曹苗一副不想搭理的模样,终究还是没能张口。他起身告辞,曹苗无动于衷,阿虎送他出门。在院门口,孙浩忍不住问道:“大王子入座,通常用时多久?”
    阿虎淡淡地说道:“通常两个时辰吧,坐一夜也是常有的,少了不能少,也得一个时辰。”
    孙浩的脸颊抽了抽,脱口而出。“这么久?”
    “嗯,一个时辰是门槛。坐不到一个时辰,难入修仙之门。”阿虎耸耸肩。“我就是坐不住,被大王子骂作蠢材,与长生无缘。”
    孙浩原本有些傲娇的心灵受到了暴击,没敢再问,客客气气地拱手告别,转身去拜访曹植。
    房间还没收拾好,曹植坐在堂上,看着仆人奴婢们忙碌,长吁短叹。
    他刚刚得知,朝廷有诏书到,需要陈留郡为伐吴大军提供部分粮草、辎重,还要征发一部分郡兵做民伕。很显然,大司马曹休要伐吴已成定局。面对这么一件大事,他却不能发表意见,哪怕是一个字也不行。
    曹苗不准他说话,否则就断绝父子关系。
    曹植之所以接受曹苗的条件,当然不是怕曹苗断绝父子关系,而是谢夫人劝他的一句话:你应该听大王子的,就像当初应该听崔夫人的。
    提到崔夫人,曹植就像被打断了脊梁,再无一丝反抗的勇气。
    孙浩来访,曹植虽然满肚子话想问,最后却还是闷在了肚子里,只是说了一些不咸不淡的场面话。
    这期间,曹志带着亭长来,亭长原本很从容,见孙浩在,神情便有些慌乱,吱唔了半天没敢说话。曹志说,他想向亭长借一套马车,亭长却说,眼下有军务需要传递,车马都必须备用,不能外借。
    理由自然是对的,但亭长没把曹植父子放在眼里也是事实,否则就算天塌下来,这马车也是可以借的。
    曹植的脸色变得很难看。
    孙浩一听就火了。亭长看不起曹植父子,也就是不给他父亲孙邕这个陈留太守面子。若是曹苗生气了,以后再不与孙邕谈论修仙之道,他难辞其咎。
    不过,孙浩是读书人,过两年也要入仕为官,自然不会做得太露骨。他体贴的表示,亭长的考虑很周到,眼下的确有军务,车马需要备用。不过没关系,我有车马,可以送给大王。
    孙浩一转身,问了亭长姓名、籍贯,对随从说,这位亭长勤于国事,当付以重任,就让他负责押送辎重去寿春,到大司马军前效力吧。
    孙浩的话还没说完,亭长就跪了,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求饶。到军前效力,和送死没什么两样。就算能活着回来,来回上千里路走下来,也不是一件轻松的事。至于立功,有那么容易的事吗?从武皇帝时算起,哪次伐吴能打羸的,不是无功而返,就是吃了亏。
    曹植看在眼里,心中五味杂陈。自已身为藩王,却使唤不动一个小小的亭长,还要借助于孙浩一个没有官职在身的白身。就这点能力,还想影响天子决策?
    曹志带着吓得腿软的亭长出去了,曹植和孙浩多说了几句。孙浩把大致情况介绍了一遍,曹植虽然想问个详细些,话到嘴边,还是忍住了。
    有孙浩出面,事情好办多了。曹志从亭中借了一辆车,两匹马,由曹植乘坐,替换了一头老牛下来。他下令将老牛宰了,供一行数十人改善伙食。一人半斤肉,老宋等有机会重新上阵的人加倍。
    曹志本来觉得自己做得很好,结果又被曹苗批了一通。汉斤比较小,只有后世的250克,一斤等于半斤,半斤只有二两五,也就是几口的事,解馋而已,当不得用。老宋他们长期营养不足,要想在到达洛阳之前恢复体力,让雍丘王府看起来像点样子,这点肉食是远远不够的。
    曹苗让曹志翻倍供应,个别人如阿虎之类,能吃多少吃多少,不要担心牛肉不够。青桃见曹志为难,主动劝解道,府中卫士长年没有肉食,一下子吃得太多未必是好事,还是慢慢来,每天增加一点,让他们有个适应的过程,免得弄巧成拙。
    曹苗觉得有理,接受了青桃的建议。
    曹志松了一口气,转身出院,将曹苗的意见转达给曹植、谢夫人。曹植想了半天,最后点点头。
    “听你阿兄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