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听我解释!

    张家村在阳丘县的北边,距离县城二十余里,徒步的话,恐怕要天黑才能走到,好在李慕已经学会了跃岩术,加上李清给他的神行符,只两刻钟的功夫,便来到了张家村。
    如果李慕能修到神通或是造化境,届时以中三境的道行,便可腾云御风,一日千里。
    而将道法修到极致,纵地金光,缩地成寸,一天时间,游遍十洲三岛,也不是难事。
    不过这些对李慕来说,都太遥远了,他对他现在的能力就很满意,虽然不能驾云,却也能飞檐走壁,腾跃之间数丈远近,勉强能小过一把大侠的瘾。
    张家村,李慕和李清到的时候,村口几名村民连忙上前,询问道:“两位官差大人,是来抓那妖邪的吗?”
    “是不是妖邪,看了才知道。”李慕说道:“出事的地方在哪里,带我们去看看。”
    在几名村民的带领下,两人来到了村边的一户人家。
    几只死鸡躺在院子里,体内的血液早已被吸干,脖子上有明显的兽类齿印。
    如果只是死了鸡,有可能是被黄鼠狼或者狐狸之类的东西咬了,但全身的血液被吸干,一般都是妖邪所为,正是因此,衙门才会派修行者来处理。
    李清问道:“以前有过类似的情况吗?”
    一名村民连忙道:“我家前几天被咬死了两只羊,衙门也派人来过,说是会调查,后来就没有消息了……”
    鸡和羊完全不是一个体型,像是吸血蝙蝠,或是黄鼠狼等妖物,因为体型的原因,一般不会选大型家畜,只有一些猛兽,或是活尸,才会对牛羊等大型家畜下手……
    如果是后者,这案子的难度,可就不一样了。
    李慕蹲在死鸡的旁边,仔细观察,某一刻,眼前忽然一亮,伸出手,从那只鸡的脖子上,取出了一根黄色的毛发。
    李慕站起身,说道:“头儿,看看这个。”
    李清看了他手中的毛发一眼,说道:“是一只还未化形的妖物。”
    仅凭这根毛发,还不能判断是什么妖物,李清取出一只仙人指路符,将那根妖物毛发和符箓放在一起,叠成一只纸鹤,只见她将纸鹤向空中轻轻一抛,那纸鹤便煽动翅膀,向村外的方向飞去。
    李慕曾经见过韩哲用仙人指路的法术,但韩哲那纸鹤的飞行速度,远不能和李清的相比,韩哲那只,慢悠悠的,等的人着急,眼下这只,李慕需要加快步伐,才能跟上它的速度。
    虽说前面或许有一只厉害的妖物等着,李慕心里却丝毫不惧。
    如果只有他自己,或许他会立刻回衙门摇人,毕竟,在和那蜥蜴精的一战之后,让李慕认清了自己,他对付鬼物,或许有那么几手,但对付妖物,除非就他们站在那里让他劈,否则,一只塑胎境尚未化形的妖,都能让他手忙脚乱好一会儿。
    李慕跟在李清身后,问道:“头儿,这是一只什么妖?”
    李清紧紧的跟着纸鹤,说道:“仅凭那根毛发不能判断,或许是黄皮子成精,或许是狐妖,还可能是狸猫,具体是什么,一会儿就知道了。”
    纸鹤飞出了张家村,沿着山间小道一路疾行,幸亏李慕已经学会了轻身跃岩之术,倒也没有被落下。
    某一刻,那纸鹤在空中盘旋一圈之后,便不再前行了。
    李慕四下里看了看,发现前方不远处的空地上,散落着一地鸡毛。
    再远一些的地方,有篝火正在熊熊燃烧。
    篝火旁,一只半人高的黄鼠狼,像人一样支着双腿站在那里,两只前爪各抓着一根棍子,棍子上穿着两只鸡,在火焰的炙烤下,沁出黄色的油脂……
    李慕觉得很荒谬,他居然看到一只黄鼠狼在烤鸡,而且闻着味道还不错……
    那黄鼠狼正在专心烤鸡,察觉到后方传来动静,回头一看,发现后方忽然多了两道人影,吓得手一抖,险些将烤鸡扔进火里。
    它将烤鸡扔进草丛,然后跳到一旁,目光警惕的盯着李慕和李清,问道:“你们是什么人,来这里干什么?”
    看着一只黄鼠狼站在那里口吐人言,李慕总有些奇怪的感觉,好不容易才适应,看着那黄鼠狼问道:“是你偷了张家村村民的鸡,还吸家禽的血修行?”
    “你们是官差!”
    那黄鼠狼看清了他们身上穿的制服,脸上露出惊惧之色,连草丛里的烤鸡也顾不得捡,身体化作一道残影,瞬间便逃进了草丛之中,不见踪影。
    这便是妖物的难缠之处,就算是没有化形,但塑胎妖物,速度也比寻常野兽快得多,它们若一心想逃,修行者还真不容易追上。
    刚才李慕倒是有机会一道天雷劈了他,但一来李清在这里,他施展雷法之后不好解释,二来妖类修行不易,这黄鼠狼几十年才能修的现在的道行,也没有必要为了几只鸡就打的它形神俱灭……
    这时,李清四下里看了看,说道:“还有妖气。”
    那纸鹤悬浮在空中,转了几圈之后,又调转方向,向不远处的山崖飞去。
    山崖边上,杂草丛生,李慕走进之后,发现一个隐匿在荒草之下的山洞。
    山洞只有半人高,里面黑漆漆的,不知道有什么东西,李慕正要拨开草丛,李清忽然将他推开。
    “小心!”
    李慕被推开的瞬间,一道黑影从他身旁闪过,刚才那只黄鼠狼居然去而复返,它的身体比刚才暴涨了整整一圈,站在那里,双脚岔开,挡住洞口,两只前爪伸出,锋利的指甲发出幽幽寒光。
    李慕抽出白乙剑,和李清并肩站在一起。
    塑胎境妖物,虽然还不会法术神通,但他们的肉体却极为敏捷,对人的威胁,还在那些灵智不高的野兽之上。
    别看这只黄鼠狼体型不大,本质却是妖,不是野兽,这山中寻常的虎豹豺狼,都不是它的一爪之敌。
    那黄鼠狼看着他们,咬牙道:“人类,离开这里!”
    李慕道:“不过是几只鸡的事情,老老实实的回县衙,将功补过,赔偿那些村民的损失就行了,你修行不易,何必顽抗?”
    黄鼠狼冷哼道:“你们这些狡猾的人类,还不是为了我们的魂魄,跟你们走,只有死路一条!”
    它话音落下,便再次扑了上来。
    它飞扑的方向是李清,李慕显然还没有被它放在眼里。
    锵!
    此妖的利爪,和青虹剑相碰,发出金铁之声,火星四溅,李清依旧站在原地,那黄鼠狼的身体却飞了出去,撞在了山壁上,口中喷出鲜血。
    看着那黄鼠狼一招被击溃,李慕面露讶色。
    按理说,塑胎境妖物的道行,应该和李清差不多,断然不会出现这种一击即溃的场面。
    李慕怔了怔,看向李清,问道:“头儿,你到聚神境了吗?”
    李清点了点头,并没有否认,而那黄鼠狼的绿豆眼中,已经涌现出绝望,它挣扎了两下,没有起身,无力的靠在山壁上,却还是死死的守着洞口。
    这时,崖壁下的山洞中,却传来了淅淅索索的声音。
    一道灰影从山洞中爬出来,李慕仔细看了看,才发现那又是一只黄鼠狼。
    这只黄鼠狼身上的毛发黯淡无光,一对小眼睛中浮现出悲哀和绝望,从山洞中艰难的爬出来,靠在第一只黄鼠狼身上之后,便闭上眼睛,一动不动了……
    当那只黄鼠狼从洞里爬出来的时候,第一只黄鼠狼却忽然有了气力,挣扎着爬起来,咬破自己的前爪,将伤口送到第二只黄鼠狼的嘴边。
    片刻之后,它的身体更加虚弱,跪在地上,哀求道:“那些鸡都是我抓的,你们要杀就杀我,这不关她的事……”
    李慕收起剑,问道:“谁说要杀你了?”
    那黄鼠狼抬起头,怔怔的看着他,“你们不杀我?”
    “为什么要杀你?”
    “你们不取我的魂魄吗?”
    “我有说过要取你的魂魄吗?”
    ……
    如果不是这只黄鼠狼非要反抗,肯老老实实的跟他们回去,又怎么会受这些伤,李慕瞥了它一眼,问道:“你吸食家禽精血,是为了它?”
    那只黄鼠狼重新爬到洞口,哀声道:“她被一个修行者打伤,毁了根基,我只是偷了些鸡,给她补一些血气,从来没有害过人……”
    这黄鼠狼倒也算有情有义,身为万物之灵长的人类,尚且会为了前途,杀害自己的未婚妻子,一只黄毛畜生,却能为了同伴,放弃多年道行与性命,仅这一点,便足以让李慕刮目相看。
    李慕走到洞口,说道:“我看看。”
    那黄鼠狼见此,眼神虽然变了变,但却没有做出任何举动。
    如果眼前的人类真的想杀它们,刚才就可以动手了,不用等到现在。
    当初帮助林婉修复残魂的时候,李慕就发现了佛门法力的好处,妖物鬼物,本质上虽然不同,但佛法是没有属性的,既然能度鬼,想必也能度妖。
    李慕想了想,伸出双手,无声颂念心经的前几句,手上逐渐出现了金光。
    他用金光包裹住那只黄鼠狼,很快的,它便再次睁开了眼睛。
    李慕拍了拍手,站起身时,发现李清正用意外的眼神看着他。
    李慕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心中咯噔一下,连忙道:“头儿,你听我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