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机械神教.初次接触

    山坳口的战场上,在威斯克的躯体被丽亚娜彻底斩碎的那一刻,那些发疯的变异野兽就嚎叫着逃回了山区中。
    威斯克的意志对它们施加的影响,已经伴随着威斯克的灵魂破碎而消散了。
    但那团血肉还在聚集。
    它们就像是活动的水滴,在某种力量的作用下翻滚着粘合在一起。
    先是骨架。
    被斩碎的白骨在恶心的血肉中拼合,就像是有无形的手在拼装积木。
    但又像是失去了控制,那拼合的过程变得错乱。
    那些被砍碎的白骨以一种扭曲混沌的方式结合在一起。
    血肉覆盖其上。
    筋骨重生,最后是皮肤。
    就如翻滚的肉团,以一种突破感官极限的方式,如橡皮泥一样重新捏成了一个...怪物。
    “呕”
    弗瑞看着这个恶心的过程。
    这见多识广的老特工也有些承受不住,他转过头,捂着嘴,冲到一边,就开始干呕。
    这也不怪他。
    那场面实在是太过恶心,正常人是承受不住的。
    而且因为威斯克灵魂破碎,无法在压制那些混乱的灵魂碎屑的缘故,他重塑后的躯体也达到了一种恶心到无以复加的形态。
    他已经没有一个人形的躯体里。
    因为骨架的扭曲,导致重塑后的威斯克看上去就像是一条长满了触手与肢节的虫子。
    那血肉上布满了疮疤,还有饱含病毒的粘液从其中流出。
    在他的肢体上有密密麻麻的复眼,足以让密集恐惧症患者吓到放声尖叫。
    四肢都被重塑到了古怪的地方,而且在那肥腻的恶心肉团的翻滚中,那四肢看上去就像是大一点的触足。
    他还有个脑袋。
    一个变形的脑袋,一只眼睛完好,另一只眼睛只剩下了黑乎乎的空洞。
    他全省上下覆盖着黑色的角质,还有如头发一样扭曲的鬃毛。
    在胸口处。
    在那粘膜翻转之间,一个巨大的,如独眼巨人一样的眼球翻转着,看上去触目惊心。
    他还有一根尾椎...
    闪耀着如岩浆光晕一样的尾椎。
    病毒的力量失控了。
    T、G、维罗妮卡和黑光,被他尽数注入体内的病毒在基因崩溃中肆意释放着力量。
    它们的失控带给了威斯克更迅猛的“进化”,带来了更难以估量的力量。
    但却是以威斯克的所有神智和思维崩溃做代价的。
    “嗷!”
    那扭曲的怪物发出了一声低沉难听的咆哮。
    它挥起变异的爪子砸在地面上,将巨石砸的四散横飞,它那仅剩下的眼睛中闪耀着破碎的光,还有疯狂涌动的憎恨。
    “我...威斯克...我...”
    “杀!”
    它身上扭曲的肢节翻滚,胸口的独眼也锁定了目标。
    它朝着和孩子们待在一起的边境女王扑了过去。
    大地被它恐怖的力量撕开,在那弥漫的毒烟与碎石横飞中,那扭曲的大虫子嘶吼着扑来。
    “啪”
    丽亚娜提起了斩魂者。
    但却被瑞雯摁住了手腕。
    瑞雯看着朝她们扑过来的虫子,她眼神冰冷的说:
    “它过不来的。”
    “好吧,这么有信心的吗?”
    丽亚娜撇了撇嘴,她说:
    “提前警告啊,它撞过来我也不会有事的,但你们就不一定了...”
    “喂,卤蛋头,你只是个普通人,你离远一点,别凑过来。”
    “哈?”
    弗瑞摸了摸自己光秃秃的脑袋,他没反驳什么,而是提起手枪,朝着眼前扑来的怪物连开数枪。
    嗯,子弹对这玩意肯定没啥用。
    就当是壮个胆吧。
    “它们来了!”
    在怪物威斯克冲到前方20米的位置上的时候,洛娜突然说了一句。
    小万磁王在逸散的磁场中感觉到了两个金属制作的东西正在以极快的速度坠落。
    她抬起头,就看到两个打扮的神里神气的家伙正从高空落下来。
    一个穿着黑色战裙,提着长柄机械战镰的女人。
    一个穿着白色仪式盔甲,手握青铜书典,背着沉重的十字架机械战锤的男人。
    两个人的打扮都像是从神话故事里走出的那种角色。
    他们的战裙和盔甲上布满了各种意义不明的铭刻,充满了仪式感与某种宗教的神秘意味。
    这是两个机器人...
    这一点从两个家伙胸口那极其类似于方舟反应炉的能量装置就看的出来。
    但它们肯定不是托尼.斯塔克制作的。
    那个花花公子的审美观很独特,他并不是很喜欢这种具备某种信仰色彩的设计。
    “哐”
    两个神秘的来援者落在了众人前方,在它们落地的瞬间,那个高大的男人就抽出背后的沉重战锤。
    “机魂不悦!”
    在用铁链悬挂于腰间的青铜书典的碰撞声中,那男人怒吼着在原地旋转两周,将沉重的战锤砸在了怪物威斯克的躯体上。
    那战锤后方有火箭喷射的装置,让战锤轰鸣的更加沉重。
    蓄势而来的怪物威斯克冲击一切的冲锋被这一锤强行打断,它庞大扭曲的身体被恐怖的力量轰击着在地面上翻滚几圈。
    胸口的那颗不断旋转的大眼球都被这一锤彻底击溃,就如玻璃被轰碎一样。
    而那个女人则单手舞起战镰,在呼啸的破风声中,她迈着优雅的步伐走向威斯克,怪物背后的灼热尾如蝎子尾巴一样刺向那女人。
    “唰”
    黑光一闪,巨大的尾椎连带着其中的骨头被轻易斩断。
    那女人抬起手,长柄的机械战镰在手中跳动挥舞着。
    那高度震荡的刀刃带来了难以想象的切割力道,在战镰呼啸之间,怪物威斯克身上的扭曲肢节被尽数斩断。
    它还咆哮着想要反击,在脖子与肩膀的连接处,血盆大口张开,维罗妮卡病毒带来的灼热吐息喷出了如岩浆一样的粘液,但却被那身材纤细的机器人灵活的躲开。
    在脚步推进器迸发的火焰中,她跃入空中。
    双手握住战镰,在坠落之时划出一道绚丽的刀光。
    在那刀光落幕之时,威斯克扭曲的脑袋被斩裂开来,而那手持十字架战锤的男人也冲入站场。
    他高呼着万机之神的名讳,将威斯克的躯体砸成一团团肉泥。
    手握战镰的女机器人落在地面,她扛起那怪异的武器,回头看着背后的众人。
    怪物威斯克破裂的躯体爆开泥浆般的血肉,在她背后组成了一副很血腥,但却又具备某种暴力美学的背景。
    “嘁。”
    瑞雯身边的丽亚娜不屑的哼了一声:
    “耍什么帅...我也能做到,这很容易。丫头,她是谁?”
    “是朋友。”
    瑞雯回应了一句。
    那个女机器人对众人挥了挥手,然后抬起头,看向天空。
    在高空中,有光点闪耀着,就像是坠落的陨石一样,在与空气的疯狂摩擦中,那玩意甚至带起了实质性的火光。
    那是一个古怪的金红色涂装的金属块。
    它沿着精准的轨迹滑落,在下降到500米的时候,那金属块在咔咔作响中改变外形,就如一个金属制作的正方形大罐子一样。
    在四周接连不断的喷射器喷出的火焰里,它在校正最后的坠落位置。
    几秒钟之后,那个金红色的大罐子砸在地面上。
    在大地震动之间,将威斯克被撕开又在重塑的血肉罩入其中。
    “那...那不是...”
    弗瑞眨了眨眼睛,他回头看着瑞雯,他说:
    “那玩意看上去像托尼制作的?”
    “对,托尼.斯塔克做的。”
    另一个声音在他们背后响起,弗瑞回过头,就看到之前那个提着战镰的女机器人,不知何时,已经来到了他们背后。
    她的机械躯体外覆盖着仿生材料,但脸上却没有。
    那些金属模块以极其平滑的样子,在这机器人脸上塑造出了一副很拟人的脸。
    看不到接缝,甚至在脸颊下半部,还有个被塑造出来的美人痣。
    她是个机器人。
    但在笑起来的时候,却意外有种很温和很阳光的感觉。
    尤其是那双淡蓝色的眼睛,就像是真正的宝石,但其中却有如人类一样的光芒在跳动。
    她伸出手,摸了摸瑞雯的头发,她说:
    “你留给我们的时间太紧了,所以我们只能从托尼那里‘借’来了这个,我想托尼先生那样的大富豪应该不会在意的。”
    “哦,对了,忘了自我介绍。”
    她站直身体,对眼前看着她的众人说:
    “我叫霍普,机械神教裁判长,伊卡洛斯女士的忠实追随者,奉命赶来帮忙。”
    “你就是霍普?”
    弗瑞盯着这个女机器人,他意味深长的说:
    “你可是把天眼会总部闹得鸡犬不宁啊,女士。”
    “那只是个玩笑。”
    霍普背着战镰,挥了挥手,她随口说:
    “另外,弗瑞长官,我也很高兴能再次见到你...”
    “嗯?”
    弗瑞诧异的看着霍普,他说:
    “我们之前见过吗?”
    “当然见过,见过很多次呢。”
    霍普抬起手,一道蓝色的投影展开,里面是弗瑞曾经在智能塔的换衣间里换衣服的场景。
    女机器人露出了一个充满恶作剧意味的笑容,她说:
    “还要看更多吗?我这里还有很多更私密的...”
    “行了!”
    弗瑞板着脸说:
    “我知道你是谁了...伊卡洛斯还真是有办法,居然把你也带了出来。”
    “轰”
    在众人身后,那个罩住了威斯克血肉残骸的红金色罩子开始封闭。
    就如挖掘机挖掘大地,在金属的凹槽封闭时,那一整块地面都被抓起。
    威斯克已经重塑完毕了躯体。
    这一次重塑的躯体比之前更扭曲,更狰狞。
    它疯狂的拍打着金属罩子的外墙,就如那其中封存了一头暴躁的魔鬼一样。
    “它会挣脱吗?”
    洛娜担忧的说:
    “它的力量很强。”
    “别担心,丫头。”
    霍普走上前,她轻声说:
    “如果托尼先生电脑里存储的信息没错的话,这玩意是他专门为禁锢绿巨人浩克设计出来的。”
    “眼前这个血肉邪物虽然厉害,但距离浩克...还差的有点远。”
    “亚当!”
    霍普将手放在嘴边,如少女一样卷起喇叭状,对站在那罩子旁边,捧着青铜书典在诵念着什么的高大机器人喊到:
    “别念经了!快让它升空!”
    那个巨大的,穿着仪式盔甲的机器人不理会同伴的呼唤。
    他执拗的做完了一套仪式,然后伸手在金属封闭器上拍了拍。
    下一刻,那玩意四面的喷射器再次点火,就如火箭发射一样,在烟雾升腾中,快速的冲入天空。
    “你们要把它扔进太空里?”
    弗瑞目送着那金红色的罐子进入高空,他说:
    “我严重怀疑那玩意在太空中也能继续进化...”
    “我哥哥告诉过我。”
    面对弗瑞的质疑,瑞雯伸手拨了拨额头处的刘海,她轻声说:
    “神盾局还在的时候,对于极其危险的收容物,有一套最终的‘处理’方案。它会被送入太阳系最大的焚化炉里,血肉成灰,再无复苏的可能。”
    “那需要时间,孩子。”
    弗瑞作为神盾局曾经的局长,很熟悉这一套处理流程。
    他看着被射入天空的金红色封闭仓,他说:
    “从地球轨道被送入太阳,最少需要72小时的时间,这其中不确定性因素太多了...”
    “你策划的这场追猎确实很完美,但我希望你还有作为计划补充的手段。”
    “补充计划...”
    瑞雯回头看着弗瑞,她指了指天空:
    “她,算吗?”
    “嗯?”
    弗瑞再次抬起头,就看到空中云层里划过一道白色的弧线。
    他从腰间取出远望镜,向天空看去。
    他看到一个穿着氪星作战服的女孩,快速接近封闭仓,然后用双手托着那封闭仓一路冲往大气层之外。
    “那是,卡拉?克拉克的堂姐?”
    弗瑞放下望远镜,他看着瑞雯,他说:
    “这一切都在你计划之中?”
    “大部分是我策划的。”
    瑞雯抱着怀里昏昏欲睡的咕咕,她说:
    “伊卡洛斯帮我完善了一些细节。”
    “看来你在向梅林学习。”
    弗瑞叉着腰,感慨的说:
    “你学的很好,这是一次完美的狩猎,梅林会瞑目的。”
    “你也证明了自己的诚意,弗瑞。”
    瑞雯伸手在旁边打开一扇传送门,她带着两个妹妹走入传送门中,她回头对弗瑞说:
    “机械神教的特使就在这,接下来的事情,我就不参与了。”
    “你们慢慢聊,我们先走了。”
    说完,光芒一闪,孩子们不见了踪影。
    边境女王也伸了个懒腰,她对其他人说:
    “仇报完了,我也该走了,和你们合作很愉快,我们下次再见。”
    说完,丽亚娜就要返回地狱边境,但却被霍普伸手拦住了。
    女机器人用很正常的语气,对丽亚娜说:
    “女王陛下,机械神教想请求您的帮助...”
    “看在梅林先生的面子上,能分一些时间给我们吗?”